趣推 趣推邀请码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行业新闻

大股东乐视自身难保酷派或成“弃子” 酷派陨落?

 大股东乐视自身难保酷派或成“弃子” 酷派陨落?

 
趣推软件
 
  曾经风光一时的酷派,已是风雨飘摇。
 
  7月15日,易方达基金管理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易方达”)发出公告,“经与基金托管人协商一致,自2017年7月14日起易方达对旗下证券投资基金持有的酷派集团(002369.HK,以下简称“酷派”)按0.11港元/股进行估值。”酷派从2017年3月31日收盘价0.72港元/股停牌至今,易方达相当于将酷派的股价估值砍掉0.61港元/股,下调幅度高达85%。
 
  在此之前,香港恒生指数公司已从2017年7月11日起将酷派从恒生环球综合大型股指数、恒生综合小型股指数、恒生港股通指数中剔除。同日,深交所也将酷派从深港通股票名单中调出。
 
  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梳理得知,在2012年、2013年、2014年间,酷派曾经是增速最快的中国手机厂商之一,整体市场份额在10%左右,排名中国市场前三;期间,酷派的营收规模也从143亿港元增长到196亿港元、249亿港元;但到2015年,酷派手机市场份额开始一路下滑,排名跌出前十之外,酷派2015年和2016年的营收规模也迅速跌落至146亿港元、79亿港元;2015年股东应占利润还有23亿港元,2016年已是亏损42亿港元。
 
  进入2017年以来,酷派的财报拖延较长——本应在2017年3月底发布的2016年年报,延宕至2017年6月才发布。据2017年第一季度财报,酷派前三个月亏损约4.6亿港元,上半年亏损额预计将扩大到6亿~8亿港元,去年同期为1.6亿港元。
 
  大股东连累酷派
 
  一位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,“贾跃亭连自己都顾不了,哪顾得上酷派这个烂摊子?”目前,由贾跃亭最终控制的乐视控股持有酷派28.87%股份,为第一大股东;由创始人郭德英最终控制的两家公司,合计持有酷派9.24%股份,为第二大股东。
 
  一家金融机构对乐视系的尽调报告显示,截至2016年9月末,整个乐视系亏损97.3亿元,其中手机业务亏损56.6亿元,是最大的亏损源。也是因为“为乐视手机业务融资承担个人连带担保引发财产保全”,贾跃亭所持乐视网(30.680, 0.00, 0.00%)股权被冻结。在此背景下,乐视手机已是自身难保, 2017年7月11日在乐视商城甚至出现“缺货”情况,寄望乐视对酷派施以援手显然是不可能的。
 
  乐视网7月4日公告透露,贾跃亭所持乐视网26.27%股权中,已有99%被司法冻结。这引发一系列多米诺效应——7月6日,贾跃亭宣布辞去乐视网董事长等一系列职务,彻底从乐视网隐身,在乐视控股也仅保留了执行董事的身份;7月8日,也是易方达等3家机构率先调低了对乐视网的股价估值,目前已有超过20家机构调低乐视网股价估值,认为其股价应折价三成左右。
 
  然后就是7月14日,易方达直接将酷派股价估值砍掉85%。实际上最惨的就是酷派。知情人士透露,对于手机业务,贾跃亭在今年年初已经萌生出售的念头,主要寄望出售旗下手机品牌酷派获取资金,弥补乐视手机的资金缺口,只是苦于没有找到合适的接盘者。
 
  有媒体还披露,推迟发布2016年年报时,兼任酷派董事长的贾跃亭在提交港交所的文件中声称,酷派需要更多时间提供年报审计师要求的信息,这些信息事关“公司安排多笔预付款项和/或贷款的理由以及商业实质”等。而这些款项之中的核心问题,可能是当初乐视与酷派的一些资金往来无法核对上。
 
  乐视于2015年6月28日以3.508元/股从郭德英手中购得7.8亿股酷派股份,占总股本的17.9%,乐视由此成为酷派第二大股东,总代价为27.3亿港元。差不多一年后的2016年6月17日,乐视再度以1.9港元/股从郭德英手中受让酷派大约11%的股份,总代价为10.47亿港元,成为酷派第一大股东。
 
  郭德英通过与乐视的两次交易套现37.77亿港元。因此,看到酷派的今天,也有业内人士对记者说,趣推软件下载这实际上就是一个郭德英见势不妙、套现离场的故事。
 
  对酷派的未来,通信业观察家项立刚认为,“前面只有两条路,一条是倒闭,一条是出售。”
 
  创始人进退之间
 
  前述业内人士透露,早在和奇虎360谈判成立奇酷品牌之前,郭德英就已萌生退意,问过奇虎360创始人周鸿祎是否会控股酷派的打算,但周鸿祎只想得到酷派在技术和产能上的支持,因此双方在2014年12月成立合资公司奇酷科技,打造一个新的手机品牌——奇酷,同时,酷派旗下“大神”品牌也以奇酷科技为基础,与“奇酷”品牌协同运作。
 
  而且在郭德英找到贾跃亭作为酷派“接盘侠”的过程中,奇虎360、酷派、乐视还上演了一出“三角纠纷”。
 
  最初,奇虎360投资4亿美元在奇酷科技中占股45%;后来,2015年上半年,奇虎360又增资4500万美元,将占股比例提高到49.5%。但在2015年6月,周鸿祎发现乐视与酷派勾勾搭搭,成为酷派第二大股东。奇虎360就以此为借口,要求酷派回购奇虎360在奇酷科技49.5%股权,代价为14.85亿美元。
 
  因为在成立奇酷科技时,奇虎360和酷派已经约定在先,奇酷做互联网手机,酷派做零售渠道和运营商渠道,互不越界。酷派引入乐视,等于支援奇虎360的竞争对手,因此,奇虎360要求行使当初约定的“认沽期权”——由酷派按两倍于市场价的价格,回购奇虎360所持奇酷科技股权。最终,双方和解,酷派没有回购,但将奇虎360所持奇酷科技股份由49.5%提升至75%,酷派的持股比例则由50.5%降到25%。
 
  经此一役,奇虎360获得了酷派旗下最好的品牌“大神”以及最新打造的品牌“奇酷”的控制权,而郭德英在寻找“接盘侠”的道路上也更进一步,2016年6月让乐视控股一举成为酷派的第一大股东。
 
  除此以外,酷派2014年11月与渠道商及酷派两位高管(李斌、张光强)一起,号称出资10亿元在线下打造独立于酷派和“大神”的全新品牌——ivvi。但据酷派2016年12月2日公告,酷派以人民币2.72亿元的价格将80%的ivvi股权卖给超多维,酷派仍然保留20%的ivvi股权。至此,郭德英通过减持酷派股份,同时被动降低酷派在奇酷科技的影响力,主动降低酷派在ivvi的控制力,已逐步淡出智能手机业务。
 
  可叹的是,在正式兼任酷派董事长的2016年8月6日,贾跃亭还在自己的微博上放言,两年之内将乐视手机+酷派手机卖出1亿台。而出自华为的手机圈名人刘江峰,也在正式出任酷派CEO的2016年8月16日放出豪言,酷派五年之内销售超亿重回行业第一。如今,在现实面前,贾跃亭和刘江峰的豪言似乎成了“笑话”。
 
  错过转型窗口期
 
  郭德英在2014年以后逐步套现离场,也是由酷派的成长经历决定的。
 
  1990年代的酷派,是中国第一家能提供寻呼系统的厂商。在2000年代则成为中国市场上双模双待智能手机的鼻祖。郭德英2016年8月5日发出的《致酷派全体员工的一封信》称,酷派引领过诸多业界创新,比如“2003年全球第一款智能彩屏CDMA 1X手机、2005年全球第一款双网双待手机、2007年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、2010年半年时间完成了Android平台转型、2012年首款LTE 4G手机成功突破北美市场且同年整体市场份额进入全国前三、2013年广东省政府质量奖和深圳市长质量奖、2014年‘领航4G’市场份额全国第一、累计八千项发明创造技术专利”等。但这些风光无限的过往并不足以阻止郭德英“弃船而逃”,从2016年8月6日开始,贾跃亭正式取代郭德英成为酷派董事长,郭德英仅保留名誉董事长的身份。
 
  业内人士告诉记者,“凭借早年间卖BP机和固定电话机等产品时与电信运营商结下的良好关系,酷派成为电信运营商的第一批合作伙伴。因此,2008年前后,电信运营商还是上马3G的时候,酷派得到机会为电信运营商生产大量3G制式的定制手机,为推动电信运营商从2G向3G升级立下了汗马功劳。在此过程中,酷派在全国各地运营商系统建立了良好的分销系统,还获得了高额的补贴,也为进入‘中华酷联’第一阵营奠定基础。”
 
  该人士认为,从时间上来看,酷派最辉煌的时期是2012~2014年,实际上正是这个时期的辉煌,造成了酷派此后的盛极而衰,因为“2012年小米已经出现了,互联网手机新势力出现了,但酷派不为所动;华为开始放弃运营商渠道,当时光景不如酷派的OPPO、vivo也开始脱离运营商体系,只有酷派仍然紧跟运营商;这时候小米的背后紧跟着魅族、华为的荣耀、中兴的nubia、联想的乐檬等一大批互联网手机品牌,只有酷派不为所动,仅仅在2014年底推出面向社会化渠道的ivvi品牌,错过了互联网手机的风口。”
 
  该人士指出,分水岭是2014年7月国资委发文明确要求电信运营商在三年之内大幅削减20%左右的销售和营销成本,趣推软件下载电信运营商开始调低定制机、合约机的补贴力度,酷派背靠运营商的好日子结束了,而且此时市场格局已变,酷派再做布局已经失去了先机,已经注定了逐步衰落的命运。
 
  国际电子商情分析师孙昌旭认为,酷派衰落的原因应该阶段性分析,郭德英时代的旧酷派和刘江峰时代的新酷派所犯的错误不一样,“郭德英时代酷派最早推出3G、4G手机,有一定的影响力,错在长期依赖运营商导致对公开市场不熟悉。而小米、OPPO、vivo的崛起对酷派冲击很大,在这个过程中,酷派跟不上市场节奏,转型不及时,也导致了一些问题。刘江峰时代最主要的问题是选错了靠山,没钱,严重影响了发展。”
 
  也有业内人士提出,尽管最近两三年表现不尽如人意,但酷派仍有其价值,其中最大的价值就是20多年积累的超过10000件专利,同时,在搭建供应链、提供生产线等方面的能力也不容忽视。